精彩推荐

解读五部委联发电视剧新规:“电视剧14条”能否重塑行业生态?

2017-9-19

解读五部委联发电视剧新规:“电视剧14条”能否重塑行业生态?



传媒内参导网络影视正在进入一个所谓的“野蛮生长”的时期,通过数据造假,产业链上的各方获得了一时炫目的业绩,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和麻醉罢了,摧毁的却是整个行业的相互关注与信任。


目前国内天价片酬和天价购剧消息层出不穷,高资本堆积已是有目共睹。


和明星节节高攀的片酬不同,在电视市场产业链上最末端的电视台,已经进入了提前进入了寒冬,余粮不足。


明星片酬的问题,及其推波助澜的电视行业积弊,主流媒体和业界老炮已经鞭打,近日,国家也出重拳,向片面追星、天价片酬等行业顽疾开刀。


9月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9月7日,全国电视剧工作座谈会在京举行,对"电视剧14条"进行了具体阐述。


此次电视剧新规由五部委统一联合发出,范围之广,规格之高,不得不引起行业高度重视。


电视剧新规解读,

着眼电视行业未来走向


《通知》分为十四条,包括:加强电视剧创作规划;加强电视剧剧本扶持;建立和完善科学合理的电视剧投入、分配机制;完善电视剧播出结构;规范电视剧收视调查和管理;统筹电视剧、网络剧管理;支持优秀电视剧“走出去”;加强电视剧人才培养;保障电视剧从业人员社会保障权益;明确新的文艺群体职称评审渠道;加强电视剧宣传评介;完善支持电视剧发展的财政投入机制;引导规范社会资本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加强组织领导。


重点解读:

1、倡导"戏比天大" 引导演员等靠作品立足

"电视剧14条"中提出:优化片酬分配机制,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唯一议价标准;坚决依法严厉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不得将收视率作为购片价格唯一依据等。


2、扶持优秀电视剧的力度将加大

"电视剧14条"还提出加强电视剧剧本扶持,着重扶持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现实题材、农村题材。以上海为例,五年来共资助电视剧本近八千万。


3、"电视剧14条"细化措施有望陆续出台

总局局长聂辰席在座谈会上做了五部委联合下发的"电视剧14条"的说明。此会议之后,有关"电视剧14条"的进一步细化措施将陆续出台。


“电视行业积弊,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


表层原因:金主爸爸追求广告流量,片面追求“大腕、热搜、收视率”降低风险”


早在今年SMG制播年会上,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称,“仅在2016年一年时间内,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在一些更为倚重流量偶像的IP大剧中,明星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占比甚至升至75%。”王磊卿直言,2016年明星片酬比房价还涨得快。


综艺领域更是如此,过去明星报酬约占二分之一,去年所有明星都涨了。以前有个所谓的首秀价钱,“破处”的明星可以拿到最高价,后面会低些,现在由于能上的明星基本都轮完了,无论秀过多少轮,只涨不降。


EXO归国四子中最高的一位每一一期可以拿到1000万,假定节目有十期,他拿走一亿。




《琅琊榜》最热时有客户说只有胡歌上,先给他一个亿。现在胡歌和彭于晏的首秀还没献出,只要他俩肯上,不看团队和节目形式,援助商直截掏钱。


综艺节目最贵的贵客咖位不是按片子、电视剧的默认方式,客户认的三种人:热播电视剧红星,熟脸综艺咖如价钱打着滚上调的薛之谦、贾玲,身上有代言和流量的小鲜肉。影戏咖在综艺这条线并不吃喷鼻香。


中层原因:明星价值评估及筛选机制不完善,天价片酬最根本的力量来自网络


谁在决定电视剧的制作走向?有人认为是宏观政策导向,有人认为是广告主的决策左右。


事实上,宏观管理的影响当然很大,但其实决定这个市场的最大力量依旧是各大购买机构的取向,当大卫视、大网络平台都按大牌大咖来出价时,宏观政策的影响很有限。


这波小鲜肉、小鲜花的天价片酬,持续了几年了,其中最根本的力量还是来自于网络,哪怕是卫视选片,也会把网络播出效果作为最大的参考因素,没有肉花,就没有网络热度,播出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但令人担忧的是,网络热度却是来自于虚假的数据,从点击量、到关注度,再到明星粉丝,互联网上和数据相关东西,都可以造假。自从网络剧和网大上线以来,剧方为了获得关注使劲儿刷量,与话题配合,假造出一部“爆款”网剧的现象可谓是业内的一大痼疾。




在 IP 为王的如今,播放量的造假会造成 IP 估值与实际背离,广告商、投资商的项目评估被掺水,最终导致商业模式的扭曲和市场的不健康。


我们看到,网络影视正在进入一个所谓的“野蛮生长”的时期,通过数据造假,产业链上的各方获得了一时炫目的业绩,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和麻醉罢了,摧毁的却是整个行业的相互关注与信任。


深层原因:体制困局是国有电视台衰败的真正原因,现有局面或成死循环


早先,一篇《明星拿走真人秀成本的三分之二,然而电视台已经开不出工资》的文章在业界引发热议,它直指了当下电视台的窘况:有些电视台终于提出不招到商不能开录,有个卫视大部分真人秀都是“裸奔”,边录边找客户爸爸。电视台不敢开新节目,收视和招商能有保障的只有老牌节目。不少电视台员工也抱怨,身边同事换几茬,已经快揭不开锅,某大省会城市台现在都是靠贷款发工资了。


而另一边,电视台的强人却不断出走,从电视台离职的核心成员中,大部分加入或创办制作公司或转战视频网站推出多档综艺,如以原浙江卫视陈伟加入爱奇艺打造《偶滴个神呐》,原江苏卫视王培杰创办了远景打造《最强大脑》,离开湖南卫视的龙丹妮创立了哇唧娱乐,《歌手》制片人、总编剧疑离职加入唐德等等。这些人反过来再与视频网站合作再一次与电视台展开白热化竞争。



必须承认,当前的很多电视节目,创新力不足,单独靠明星撑起来,但在剧情和人设上显得苍白和无趣。只想赚热钱不管质量,对明星过度消耗,也过早透支了整个市场的生命周期。


但从深层角度剖析,并不是明星高酬劳拖垮了电视台,骨干流失,人浮于事才是国有电视台衰败的主因,试想一下,制作人在电视台收入低,变相拿到的奖金很有可能导致他因贪腐入狱,而自己成立公司,亮光正大获得高收入,谁能拒绝呢?


有些电视台员工甚至发出绝望的呐喊:现在对所有卫视就是个死循环,事业单位没有BAT有钱,电视剧和真人秀都越来越贵,经济不好广告费低了金主也跑了,但是不请明星不买大IP广告商就一个也不剩了,再这样下去真的就全部先网后台了,电视台彻底沦为播放器。


相关阅读:《史上最严整治!明星"天价片酬"有人管了》

来源:央视财经(ID:cctvyscj)、传媒头条(ID:cmtt6636)综合

演员“天价片酬”,堪称悬在中国影视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今年初,有业内人士公开表示,“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一部成本3亿元的电视剧,明星拿走2亿元片酬。”相关数据显示,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达到影视剧全部成本的50%到80%。 

 

针对这一乱象,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人社部等五部委在日前联合下发的通知中指出,要建立和完善科学合理的电视剧投入、分配机制,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唯一议价标准,综艺节目、网络剧参照电视剧的规定执行。 

 

事实上,官方表态要遏制明星的天价片酬并不是第一次。2016年,广电总局要求指导行业协会联合大型影视公司抓紧制订抵制“天价”片酬的行业自律公约,并提出各级电视播出机构在电视剧购播过程中不得指定演员,在电视剧宣传工作中不得对明星进行过度炒作。 

 

明令之下,明星片酬为何难以刹车?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大量资本涌入影视娱乐行业,中国影视剧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多种电视剧品类呈现爆炸式增长。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知名演员参与的剧集更易吸引关注,拥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因此,资本与明星一拍即合,成为“天价片酬”的重要推手。


“主旋律”将成荧屏主力

 

通知一、二、四条均涉及主旋律题材,无论是创造规划、剧本扶持、播出结构,通知从不同的方面对主旋律题材进一步要求和细化,此举无疑将会使得“主旋律”成为荧屏主力

 

其实,对于主旋律题材,从今年的相关通知中,已经多有涉及。

 

比如,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6月28日主持召开加强电视台节目制作播出管理专题会议,专题研究如何高标准地把电视台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

 

第一,电视台要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价值取向、舆论导向,在践行职责使命中守正出新;

 

第二,电视台要全身心投入书写人民伟大实践,在记录时代进步中砥砺创新;

 

第三,电视台要牢记文化担当和社会责任,在传播真善美中弘扬正气新风;

 

第四,电视台要坚定文化自信,始终植根民族文化,在传承发展中推陈出新;

 

第五,电视台要发扬工匠精神,打磨精品力作,使其在大浪淘沙中历久弥新。

 

先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的通知》要求,强化重点时期黄金时段电视剧播出管理调控,提前审查、重播重审,原则上不得编排娱乐性较强、题材内容较敏感的电视剧。

 

遏制天价片酬

 

通知三条还指出,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唯一议价标准,这也是今天朋友圈最受关注的地方,此举无疑是对明星天价片酬开刀

 

由于电视剧大部分都是预售,电视台为了追求收视率“未拍先买”,电视剧预购阶段,选取“大牌+名导+名编”阵容更受关注。

 

不少电视剧为讨好电视台的原则进行选角,即使导演、制片们明知观众看剧已经不再注重明星效益,但却为了能播出,依然会选择大牌。

 

电视台片面单纯以明星论价,客观上造成了拍摄制作成本结构不尽合理、分配比例失衡,影响到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也使得大牌明星供不应求,出现天价片酬,滋生出拍戏不专业等行业乱象。

 

2016年8月26日,央视播出“天价片酬”专题新闻,片中就国内演员高片酬的事情做了报道和点名批评,天价片酬导致制作经费严重被占用,编剧、后期配音等其他工作人员的酬劳极低等问题。

 

《人民日报》去年9月也发文痛斥演员天价片酬,文章称,不少影视剧里,用于演员薪酬的花销占到整个项目费用的一半以上,而最该花钱的后期制作、特效等环节,却只能在有限的预算里“戴着镣铐跳舞”。

 

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发布《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购播工作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电视播出机构在电视剧购播过程中不得指定演员、划定明星演员范围、以明星演员为议价标准。 


打击收视造假

 

通知五条指出,坚决依法严厉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对于收视率造假的问题,总局多次三令五申。

 

2015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开专题会研究签署反对唯收视率、放弃收视对赌、规范电视剧购播行为的自律公约,《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也已出台。

 

据媒体调查,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以全国排行前20家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000集电视剧计,全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这股黑势力所非法窃取。

 

收视率造假也造成了电视节目质量的下降。今年两会,编剧赵冬苓就提议对这些行为用刑法打击,“这种赤裸裸的商业欺诈,应该用刑法打击。以前给电视台行贿,类似违法犯罪入刑后就好很多。

 

收视率造假是万恶之源,有评论称,只有真正实现收视率数据的科学性、准确性,才能促进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

 

总局的通知也提到,推动建立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的中国特色收视调查体系,引导调查机构完善传统抽样调查、大样本收视调查、跨屏收视等收视调查方法和模式。

 

建立起完善的、合理的评估评价体系,让电视从业者有章可循,才能让收视率造假彻底杜绝。

 

无许可证均不得上网播放

 

通知六条指出,规范网上播出影视剧行为,未取得新闻出版广电部门颁发许可证的影视剧一律不得上网播放。

 

2016年年初,广电总局有关负责人就提出,网络剧和自制节目电视台不能播的,网站也不能播。

 

从去年12月19日开始,所有视频网站的网络大电影、网剧、网综等网生内容都需填写重点网络原创节目信息登记表,实行备案登记制度,并由视频网站统一盖章报送省局备案。

 

备案登记的网大和网剧,不仅要填写不少于1500字的内容简介,还需要撰写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而且备案名称必须与上线播出名称保持一致,不得擅自拍摄重大和特殊题材。

 

今年,一年一度的中广联电视制片委员会年度大会在京举行。继去年首次通过大会公开宣布网络剧内容管理政策后,今年国家新闻广电出版总局的管理规范再次对外提前解读,并首次提出未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的剧目,不得违规改为网剧上线播出。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毛羽透露,这一要求其实早在总局此前公布的多项文件和通知中有所强调,但由于去年网剧的进一步发展,开始出现了原本备案为电视剧的作品,到了发行阶段,因为电视剧审查有难度、要修改的地方更多,或者与网站签订了播出协议,而临时改为网剧播出,并不经过电视剧司审核的情况。

 

毛羽称,这并不符合电视剧审查播出的许可规范,未来将加强监管,一旦在电视剧司进行过备案公示,必须经过电视剧司的最后审核,拿到播出许可证后才能发行。不过,如果遇到剧目确实不再在电视渠道发行,而只在网络播出的情况,可以由制作方向电视剧司提出撤销申请,再转为网络剧上线,此前的网剧《精绝古城》其实就属于这一情况。


 >>  “盛焰”
 <<

网站建设:千舟